裴炀

天生傲骨,自命清高

周翔|二爷生辰快乐

#被屏蔽的没了脾气
#ooc有,剧情需要
#翻新《戏子》
#评论加好感
孙家二爷爱听戏。
  花旦、青衣,老旦、小生,他都爱听,谁的戏他都去看,尽管自己看不懂,看见小生利索的翻了跟头就大喊一声好。
  吓的小生落地后没站稳,竟一屁股坐在的地上,众人纷纷大笑,往台,上扔瓜子儿,孙翔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也跟着起哄。
  什么都不懂,就凑热闹,从小凑到大。

余下见评论区

【周翔】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分手都是秀恩爱

关键词:下雨

孙翔那天是被宋凯的电话给吵醒的,他裹着空调被在床上滚了一圈,险些滚到地上去,晕晕乎乎的从枕头下面找到手机。
“喂……”
是宋凯快要结婚了,要他来帮忙。
孙翔说我又没结过婚,我怎么帮你?他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倦意,还有点火气,孙翔这人是有起床气的。
“提前学习一下,你跟周泽楷结婚的时候也不会太慌乱哈哈哈。”
“……”孙翔完全醒了,他坐起来,窗外晴亮的阳光洒在他光裸的皮肤上。
宋凯是周泽楷的朋友,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之前四舍五入也算是孙翔的朋友,玩的还挺好,只是现在孙翔和周泽楷分手了,他想划清界限,就连宋凯都不想搭理。
孙翔闷着声音道,“昂!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又在床上腻歪了半个小时才起床站在衣柜前头挑衣服,看app上说是要下雨,孙翔便挑了一件比较修身的黑白斜条纹的t恤,外面套一件宽松的牛仔外套,腿上裹了件深蓝色的牛仔裤,洗漱完毕挑鞋子的时候又纠结了很久,最配他今天这身衣服的是一双黑白条纹的运动鞋,但那双鞋是周泽楷送的。
孙翔烦躁的啧了一声,穿着那双鞋出了门。
天气闷热的很,真真是要下雨。
滨海城市的天气莫名其妙的反人类,但是好歹风景是好的,孙翔看着街边两旁越来越绿的阔叶植物,矮小不起眼的花也在那种绿到发光的叶间草间饱满温润的盛开起来。
孙翔到了宋凯发来的地址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地址是某个饭店,孙翔闻着饭店里好闻的香找到了包厢,一推开门就看见了周泽楷。
不得不说分手可以分的干脆,但之后牵牵扯扯却分外让人觉得藕断丝连。
就光朋友这一条,周泽楷是宋凯的朋友,孙翔也是,两个人还愁以后不相往来嘛。
孙翔一看见周泽楷就拉下脸,倒是显得周泽楷有素质,对着前任还能笑的分外好看,他站起来迎孙翔:“来了,路上热不热?”
孙翔没回话,自顾自的坐在离周泽楷较远的位置。
“诶,跟谁结婚?还是我上次见的那个吗?”
宋凯回答,“废话,我跟你说啊,我家那位不是喜欢玫瑰花嘛,我就想着结婚的时候就有两个花童带着翅膀一边吊着威压飞,一边洒花瓣……”
孙翔十分认真的听了宋凯的婚礼策划,满意的点点头,随口问道,“你能想出这个来?”
宋凯回答:“泽楷帮忙想的。”
孙翔下意识挑眉看了眼“婚礼策划师”周泽楷,那人也在看自己,目光熠熠。
“哼……”孙翔面无表情的将目光移开,“还真有艺术细胞,是不是把我们结婚的时候的策划给了宋凯啊?”
他这话不是认真的,只是带了点敌意,周泽楷却当了真,立刻坐到他旁边道,“我没有……我们的,会,会更好。”
孙翔盘着二郎腿,脚踝搭在另一条腿上,晃腿之际坏心眼的故意蹭脏了那人的裤子,他指着周泽楷的座位,“过去,你干嘛?咱俩分了!”
周泽楷拧着眉,“没,我没同意。”
“那咱现在也是在冷战!”
“我认输。”
“……”孙翔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咬着口腔里的软肉把那人推开,“滚蛋!”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孙翔是退役人士了,难免没忍住诱惑喝了点酒,孙翔醉的很快,脸上绯红一片,他攀着宋凯的肩膀,几乎要站不稳,周泽楷来扶他的时候被他推开,吃剩的骨头污了他的衣服。
孙翔说,“你,你别扶我……我跟我兄,兄弟说几句话……”他朦胧着眼睛,看到周泽楷的衣服上脏了,又果断推开宋凯扑到了周泽楷的怀里,“你衣服脏,脏了……我回去给你洗。”
周泽楷有洁癖。
他揽着周泽楷的脖子,“宋凯,你,你要结婚了,你……你注意点,以后就是,是……”他说着话,声音突然哽咽了。
周泽楷顺着他的脊梁抚摸,孙翔好瘦,微微弯着腰便突起一串骨感的窝,那是春天的叶,夏天的花,秋天的果,冬天的枝,那是周泽楷来到这世上28年,独一无二的,属于他的孙翔。
他问,“是什么?”
孙翔说:“以后那就是,一,一辈子了……我跟周泽楷,你别看我,我平时光骂他,我可爱他了,我俩……什么时候能结婚呢。”
孙翔一点都不清醒,面上绯红一片,说话时口齿都十分不清晰,但周泽楷还是轻易的被感动了,眼角都泛红。
“我妈现在天天催我……天天让我,让我跟周泽楷分,我……我不想分,我妈让我找个女的……”孙翔打了个泪嗝,他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骨头,软在周泽楷身上,“我想跟周泽楷结婚。”
结了账出门时才发现外面已经下雨了,噼里啪啦,总算是扫清了好几天的闷热。
周泽楷怀里的孙翔被凉气一吹,清醒了一些,看清了现在是什么体位,脸又红了红,把人推开,自己踉跄着往后了几下,踩在柏油路上,积水弄湿了他的鞋子表面。
“要不要脸,我让你抱我了?!”
周泽楷从服务员小姐那接过伞,撑开之后挡在那人头上,“孙翔……”
那人红着一双眼睛看他,“干嘛?”
周泽楷向前走了半步,两个人距离近在咫尺,他的温热呼吸甚至能够洒到孙翔的脸上,周泽楷低着声音,“我想你了。”
想你想的不得了。

周翔|冲突6

“诶?你爸妈呢?怎么不在家?”

孙翔话音刚落,就见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十分漂亮美艳的女人和脸大脖子粗的矮小男人。

两个人都像喝了酒,女人醉的很厉害,走起路来都十分漂浮,脸上的妆晕的很厉害,一时间看不出来是马赛克还是跳大神,但她依然漂亮,风尘落魄的漂亮。

男人喝的不多,只是酒气上了脸,他半拖半扶着女人,对周泽楷道:“小楷,帮一下。”

待两人把醉酒的女人抱回卧室,周泽楷才给男人介绍孙翔,“这是我……朋友。”

男人抬手擦了擦汗,“哦,你好,我是小楷的……”他抬眼看了看周泽楷,后者脸上没什么表情,垂着眼眸,有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男人继续道,“小楷的叔叔。”

孙翔点头,“叔叔好,我今天来他家借宿一晚上。”

男人倒是十分好客,“没事没事,随便玩。”

男人不好意思的腼腆笑,“那个……我去洗个澡哈,你们随便玩,随便玩!”

孙翔笑着看那人走进卧室之后才撇着嘴道,“这不是你叔吧!怎么去你妈的房间?”

“那人是你妈妈么?我觉得你和她长的很像。”孙翔又问。

周泽楷不可置否,他回答,“那个人……是我后爸。”

说完之后他便十分紧张的看着孙翔,他很害怕孙翔会有反感的反应,他紧盯着孙翔,不放过那人每一分表情。

后者若有所思,“哦……”之后便不再关注别人家的伦理,扑到电脑前面去看荣耀下完没有。

周泽楷叹了口气,道:“我去洗澡。”

花洒的水扑到少年的脸上,周泽楷扬着脖子,将头发全都顺到后面去,他大口着喘气,但是还是有种窒息的错觉。

别看现在周泽楷是富二代风光的很,其实他也过过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不过,那也是他很小的时候了。

大约是八九岁的时候,他忍耐了一个暑假的父母吵架,父母打架,父亲吸毒的混乱时光,临上学的前一天,他问他爸要高达三百块钱的学校住宿费,被他爸一个耳光扫了过来,他爸说:“要钱?!跟你那个婊|子妈去要!狗日的,他妈的天天往我头上扣绿帽子,老子还给他养儿子!”

那个时候周泽楷真的太小了,一下子就被打蒙了,眼内里蒙了薄薄的水,但是他没有哭,他只是默默的离开了,临走时顺走了他爸卖了房子换来的三盒注射液,蹲在排污水道旁边,用砖头砸开玻璃管上端,一盒一盒的将它们倒下去。

他妈晚上回家,看到儿子脸上的巴掌印心里了然,又看着他爸爸疯狂翻找毒/品的样子,这个女人咬着用劣质口红涂满的下唇,弯腰抱起周泽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泽楷的母亲是银行职员,后来才兼职做了有钱大亨的小三。

那段回忆真的太久远,远的虚假,但它又十分真实的存在于周泽楷的回忆长河里。

他害怕让孙翔知道,他害怕孙翔看不起他。

他只是后悔今天把孙翔带回家了。

周泽楷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裹着浴袍出去的时候孙翔仿佛等了他很久。

“你怎么才洗完,快来快来,轮回的张益伟对嘉世,张益伟用神枪,你学着点!”

民国三年,等不来一场雨,
孙翔这辈子等不来一个魏琛说我爱你

周翔|冲突5

孙翔玩游戏要比做任何事情都要专心。

周泽楷也在玩游戏,但是他是第一次,刷副本过剧情时没办法快进,他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文字背景加载完之后点一下鼠标,等待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歪头看了眼孙翔。

孙翔黑的通亮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眼瞳里映出光怪陆离的光影特效来,他即使是玩游戏,脊背也是挺直的,他的侧脸很漂亮,额头鼻梁和嘴唇之间连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他玩游戏不怎么说话,只有在游戏即将结束或者正在结束之际说一句“nice!”或者骂句脏话……骂一连串脏话。

周泽楷看了他那么久,他都没有什么反应,周泽楷讪讪的转过头来,操作着一枪穿云接新任务,满屏幕找信封的时候猛然听到孙翔叫了一句:“周泽楷!”

“诶!”周泽楷凑过去,眼睛发亮,“怎么?”

孙翔说:“我饿了,定外卖。”

说话时抬了抬下巴,指着他反放在桌面上,贴了一叶之秋贴画的手机。

周泽楷后知后觉已经是快七点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他们已经在一张椅子上坐了将近十个小时了,周泽楷还起来上了几次厕所,孙翔却连屁股都没抬一下。

“哇……”佩服。

孙翔放开鼠标和键盘,伸着懒腰之际放松自己僵直的手指,“啊……荣耀是不是调掉率了,我一天了都没爆出炽羽套的戒指!”

一枪穿云才二十几级,炽羽套那是65级狂剑士的专属套装,周泽楷哪知道,只知道顺着他说的点头。

周泽楷想,“为什么不充钱啊?”

孙翔扭过脸去瞪他,“没钱!”

周泽楷想,你刚买的aj。

又回到吃饭的那个问题,没钱充游戏有钱买aj的少年催促:“快点啊,我有个app的新客红包还没用!”

另一个少年提议:“去我家吃吧,很近。”

孙翔瞥他一眼,“不去。”原来他是通校生啊,怪不得说打耳洞就打耳洞,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那人耳朵上的黑色钻石耳钉,心想唐昊那条傻狗非要他让周泽楷把耳钉取下来,他怎么开口啊!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的纠结,他咬着下唇支吾道,“我家的电脑……”

“怎么?”

“……是玩家国度荣耀版i7”

孙翔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整个人处于一种不可置信的惊喜之中他道:“七万块钱的那个限量游戏本?”

这款电脑是过年的时候,荣耀公司联动玩家国度厂家出的限量版游戏本,内存大,cpu处理快,是优秀游戏本的标配,最重要的是将荣耀读卡器巧妙的安置到了电脑内部,还是限量1999台,官网上标价6999,但其实已经炒到十万不止了。

孙翔对周泽楷另眼相看,“没想到您还是个富二代?”

周泽楷也惊了一下,那电脑是他后爸买来讨好他的,他也不知道居然这么贵,而且他也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

……废话,你平时只用小猿0题,猿0库之类的,哪能知道游戏本的妙处所在。

孙翔兴冲冲的跟着周泽楷去了他家,打开荣耀限量版游戏本之后看到桌面上了了几个软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周泽楷心都卡在了嗓子眼,“怎么?!”

孙翔摇头,“没事”然后给他安装了一个荣耀和荣耀盒子及荣耀论坛。

周泽楷给他拿了水果和饮料,极尽地主之谊,同时绞尽脑汁找话题,值得一提的是,周泽楷是一个极其话少甚至社恐的人,他甚少说话,跟别人独处的时候能安静很长时间,主动找话题,还是他人生第一次。

他问孙翔:“你好像……很喜欢,玩游戏?”

孙翔点头,“可不是嘛。”他指着自己胸口上别的一叶之秋的胸牌,平日里他会别在校服的领口处,“我会比他还厉害。”

“哦哦,真棒。”你跟个q版人物比什么?

周泽楷不解。

荣耀占内存不少,下载也需要不少时间,孙翔懒得等,索性站起来打量周泽楷家。

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家境,独立的二百多平别墅,装修华丽,还有一个很大的白色钢琴,孙翔走出周泽楷卧室,看着客厅天花板上的晶莹吊灯。

“诶?你爸妈呢?怎么不在家?”


周翔|冲突4

“二楼c区36,37玩的开心。”网管小哥递给孙翔一瓶饮料,如此道。

孙翔点点头,接过水来,一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应着,坐在36号电脑后面摁开主机,也顺便给周泽楷的打开。

“他们……”周泽楷道。

“嗯?”

“好像,都认识你。”

孙翔有精神了,调整了一下角度正面对着周泽楷,“来来来我跟你说,说来话长。”

前段时间,也是放假的时候,他同样也没有回家,整天泡在网吧里,正中午的时候,他刚订了外卖,就听见楼下楼下喧哗的很,他疑惑的下去看,原来是另一家网吧的老板带着人来踢馆子,倒不是说线下PK,是宏泰网吧找荣耀技术比较高的人与对方打自由竞技场,不开修正是因为比的不光是技术,还是比的各自的装备。

孙翔下去看的时候正好是宏泰网吧连输了五局,另一家网吧叫嚣的厉害,问有没有更厉害的了。

孙翔回二楼拔卡,气哄哄的跑下去,小爷来试试。

“周泽楷你知道吗!我当时才59级,我跟他们有11级的等级差距!他们那群傻逼还笑话我没去神之领域!我们就去第六区开的jjc,你猜后来怎么着?”

周泽楷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时候的孙翔——耀眼又闪亮,骄傲且美好。

他呆呆的,“猜不到诶……”

孙翔学着他的样子,“猜不到诶……我跟你说!他们来了一共四个人!我,59级!一挑四!”

孙翔直接就跳起来了,“你知道什么叫一挑四嘛!我一条命把他们四个人都打死了,最后我还剩了七个血。”

周泽楷又不玩游戏,哪能知道他的炸点在哪啊,只是也被孙翔感染了那种开心的情绪,自己眼里也噙着笑,“这么好啊。”

“而且我是狂剑嘛,我一开始卖血,不然我一定留的血更多!”

“这么好啊。”

孙翔甩了甩鼠标,“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又不懂。”

周泽楷嘟着嘴说,“你跟我说,我就知道。”

孙翔挑了挑眉毛,插卡进了游戏,去接神之挑战,缓冲的时候戴上了耳机,“你又不玩荣耀,你光知道学习。”

学生学习还不对了……周泽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他坚持自己的原则,又不愿意和孙翔的观点起任何冲突,不过学习之余玩点游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他小心的戳了戳孙翔的胳膊,“那你……教我玩?”

孙翔嘿嘿的笑,有一种得逞的样子,他摁着叫网管的按钮,“来张第六区的账号卡!”

他问周泽楷,“你喜欢玩什么?近程还是远程?”

“……什么?”

“……”孙翔哼道,“你看,我就说你不懂吧!”

“那就,你帮我做决定吧。”

卡送来了,是二十级待转职的卡,孙翔带着新卡去了转职区,思考之余装模作样的教育周泽楷,“你说,我给你做决定,我能给你做一辈子决定吗?你还得独立啊我的楷。”

十七岁的少年红了红脸,整个人处于一种青涩的羞涩中,他轻咬着口腔内侧的一小块软肉,笑着想,你如果想的话,好啊。

孙翔给他选了个枪系的神枪手,他和唐昊刘小别都是近程,一起打副本的时候凑不出来正经队,总得跟随机加个不认识的人,那人强不强还不一定,不管出了什么奖励都得按流程roll 点,刷起副本来效率很低。

以至于孙翔唐昊他们身上花花绿绿的,一套紫装都凑不齐,更别说橙装了。

转好职,他问周泽楷,“换个名字吗?现在的名儿叫……噗,爷傲灬你奈何,哈哈哈哈,好沙雕,要不别换了。”

周泽楷摇头,“要换。”

“那换成什么?”

周泽楷正思考着,不过他思考的也不专心,他只是陶醉于和孙翔此时聊天说话的和谐气氛。

他刚要说话,听见QQ的特殊关心响了一下,孙翔的注意力瞬间就回他自己的电脑上去了。

是唐昊,问他现在在哪,在干嘛。

孙翔噼里啪啦的打字。

周泽楷委委屈屈的,学习着操作爷傲灬你奈何去买改名卡。

也没心情寻思一个既高大上又贴合自己性格的名字,随手摁了几个字母,挑了四个还行的字,最后凑到一起,是

一枪穿云。

今天是星期六,简单的一天,却在不远的以后改变周泽楷的一辈子。

一个周翔小甜饼

一个周翔小甜饼#

孙翔和周泽楷吵架了,起因忘了,估计是点小事,于是两人冷战了,谁也不跟谁说话。
晚上两个人脱了衣服睡觉,用的是两个被子。
孙翔在QQ空间里发了条视频。
长约30秒,视频取自的是一段监控,黑白画面,男人在咖啡厅里拖地,静悄悄的,就那么拖了二十来秒,周泽楷茫然之际,突然冒出来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的鬼,仿佛是扑在那监控摄像头上一样,声音也猛然拔高,是女人惨厉的尖叫。
当时戴着入耳式耳机的周泽楷吓了一大跳,“啊!”了一声将手机扔开,扯疼了耳朵。
当时孙翔背对着他,侧躺着玩手机,听到这动静,茫然的转过身来,捡过手机一看才知道是自己惹的祸。
“卧槽,大晚上你看这个,给自己找刺激?”
楷楷害怕,楷楷委屈,楷楷不说话。
周泽楷就委屈巴巴的看着孙翔。
叫嚣着"老子再搭理你我就是你孙子!"的孙翔心一下子就软了,也不计较什么冷战什么吵架了,当时就凑过去揽着那人的肩膀,“我转发打算吓唐昊刘小别来着,他俩没看反倒你看了。”
周泽楷小声的哦了一句。你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忍住不看。

周翔|冲突3

孙翔现在上的那个学校叫龙城一中,是个全日制寄宿制学校,不让带任何电子产品除了手表和闹钟;日常自己叠被子,叠的不好还要扣分;熄灯即睡,会有大爷大妈在外面走廊里逛悠。

孙翔在这种军队式的管理环境里自由的玩了一年半的手机,宿舍里没有插座没法充手机电,等到手机被玩的一度电都无的时候第二天让通校生带回家充电,他手机是快充的,正常情况下午休的两小时完全可以充满。

但是在学校总归是有诸多不如意的地方的,是个人都盼着放假。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所说的放假并不是说国家法定假期,只是两周一次的周六周日罢了。

今天就是放假的日子,阳光晴亮,干燥焦热的吓人。

孙翔单肩背着包,不住的以手扇风,侧着头看着并排走路的唐昊道:“昊哥,我要热死了。”

昊哥看了他一眼,“那么问题来了,你为什么穿校服外套?”

一般刚入了夏季他们就不再穿校服外套通通换上夏季校服T和里面没有网的夏季校裤了,今天这货不怕被热死居然还在外面套了外套,着实让人想不通。

孙翔道:“一会儿你就晓得了。”

一会儿后,他们碰见了周泽楷。

那人穿着天蓝色的夏季校服,天天洗的衣服是白净的,样貌出类拔萃,站在阳光下面浑身都渡上了层圣洁的白光,女生经过他的时候难免会想入非非。身后教学楼上的大屏幕里放着周泽楷正襟危坐读《中小学生守则》的视频,落在这些青春期的少女耳朵里变成了某种绮思。

周泽楷在等人。

孙翔离他还好远的时候就看到他了,不可抑制的勾起唇角来,连热都忘记了,他有意的理了理头发,左手插进校服裤的口袋里,走到周泽楷身边时正好是最完美最帅的样子。

“诶?周泽楷,你怎么在这,等人?”

周泽楷还是照常容易害羞,支支吾吾的说没有。

唐昊看了看孙翔的耳朵,又看了看周泽楷的耳朵,颇为烦躁的“啧”了一声,他们两人还是没把情侣式的耳钉取下来。

孙翔还以为唐昊是烦周泽楷才嘬牙花子,忙扭过头来跟唐昊说话,“我听宏泰网吧的人说他们新换了一些装备,特好用,一会儿去试试?”

唐昊还没有说话,孙翔又习惯性的问了一下周泽楷,“一起去吗?”

那人抿着嘴唇笑,完全忘了自己还是未成年的事实,“好啊。”

三人一起走出校门,唐昊道,“我就不去了。”

孙翔终于将校服外套脱掉了,露出写着全员恶人的白色宽松t恤,他把衣服塞进包里,“为什么?”

唐昊反复端详孙翔的全员恶人和脚上崭新的白色AIR JORDAN,一时间也看不透孙翔的审美观了,他问,“你这鞋精仿的吧……”

孙翔怒:“精仿你妹!老子花了三千多!”

唐昊勾着嘴唇不再搭话,走到路边上招手打车,这个时候车很好打,校门外面全是等客的taxi,他随便挑了一辆上车。

孙翔半弓着腰,将手护在车门上面,唐昊坐进副驾驶,凌厉的看了眼孙翔身后的周泽楷,冲着孙翔小声道:“把你耳钉要回来!”

孙翔也下意识的压低声音,“这我怎么要?!还有你为什么不去网吧?”

“我妈过生日,我怎么也得回阳城一趟给我妈过生日。”

“哦哦,帮我给咱妈问好。”

唐昊敷衍,“行行行,快滚吧!”

孙翔扒着车门,“你赶我干啥?”

唐昊道:“车里的空调气都快被你放没了!”

孙翔眼睁睁的看着唐昊离开,向周泽楷吐槽,“这人太混蛋了!”

周泽楷擦了擦脸上的汗,莞尔。

接着,他先跟着孙翔去了一趟干洗店,在店里把校服裤脱下,原来孙翔在校服外面也穿了件裤子,怪不得他比别人热。

把衣服留下之后,又跟着孙翔左拐右拐的去了某家网吧的后门。

孙翔轻车熟路,心情好,就连声音都是轻快的,“我和唐昊每次放假,只要家里没事儿都来网吧。”

周泽楷点点头,问,“什么时候回家?”

孙翔说,“还回家?就放两天假回家一趟再回来除了洗洗衣服拿拿钱就没事儿能干了,我们不回家,两天全住网吧里。”

周泽楷皱皱眉,“这样……不好。”

孙翔没管他,从后门进了网吧,里面果然还有一个吧台,黄毛的网管小哥噼里啪啦的玩游戏,看见孙翔进门了就挑了下眼帘,“孙翔你先等等,我jjc呢!”

像是两人还挺熟的。

周泽楷打量着网吧里昏暗的环境,自从他一进门就下意识的屏着气,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吸进了点二手烟,他搓了搓鼻子。他上次在网吧写作业的时候,去的是无烟区。

孙翔抱着手臂待那人打完,“赢了么?开两台机子。”

网管小哥笑呵呵的,“赢了赢了,不过,我们老板说了以后潜心做人,不接待未成年了呢。”

孙翔说,“你就放屁吧,我刚刚还看见一个穿校服的进来,行行行,不接待我,要是再有踢馆子的别找我哈。”

评论+好感!

突然好喜欢好喜欢刘皓啊啊啊

周翔|冲突2

上体育课的时候,碰巧和一班撞到了课。

孙翔抱着篮球到操场的时候一班的人正在做预备操,周泽楷高,站在最后一排,他长手长脚,身形挺直若松柏,做起操来一丝不苟倒也还算好看。

孙翔运了运球,走到离周泽楷十米远的距离,突然把球往那人扔过去。

球撞在那人的手臂,周泽楷愣了一下,下意识把球接住,有些茫然的看着孙翔,良久才反应过来笑一下,“hi。”

孙翔用指甲揪着护腕上的弹性线,也呆愣愣的回了一个笑,“hi,那个……一起打球嘛?”

周泽楷有点受宠若惊,“不了不了,我不会!”

“那你就看着我打嘛,我打球可好了。”

周泽楷的眼睛在阳光底下泛着通透的茶色,此时里面含着笑,“好啊。”

孙翔将球接过来,隔着好远扔给了球场上蹲着系鞋带的唐昊。

满意的看着那货吓得一脸懵逼,一边扩胸一边走过去。

正中间的那个球场,三班专用,一群在教室里憋得全身不好受的半大小伙子,一看见下一节课是体育,恨不得上节课没上完就出来等着,孙翔过去的时候平时一起打球的人都集齐了,唐昊系完鞋带,捡着球站起来,长腿踢了孙翔屁股一下。

“兔崽子。”唐昊道,“来来来,黑白配分组,这货上去那个球真他妈浪费时间。”

孙翔反驳:“还不是因为你忘了把球拿下来!”

第一次黑白配,孙翔出的手心,唐昊出的手背。

但总体上人数平均,孙翔皱着眉。

“再来一次。”他要和唐昊一组。

唐昊说:“再来,我要和孙翔一队。”

他们两个人,小团体组的太过明显,给人一种他俩关系好到不需要再和别人做朋友的地步。

又黑白配了两次,两个人终于组到了一队,孙翔扬着眉毛撞撞唐昊同样带着护腕的那根手臂,“看翔哥秀出天际。”

“你要是给我输了球看我不揍你?”

开了比赛,孙翔运着球的时候,看着黄少天在他面前拦他,本来应该聚精会神的破防线冲到禁区里面去,莫名其妙就走了神。

他想,刚刚跟周泽楷打招呼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愣住了?

孙翔后知后觉的发现,周泽楷真的是一个长的很帅的人,就刚刚来说,那人一笑,露出两排洁白又整齐的牙齿,他长得白,眼瞳明亮,眉目里都含着情,像是有某种夺目的魔力,那一瞬间就连漫天的蝉都安静地熄了声,孙翔看愣了,一点都不奇怪。

“孙翔。”黄少天叫他。

“……啊?”

下一秒黄少天就把球给截走了。

他把球传给同队的喻文州,和孙翔一起跑回防的时候喋喋不休,“孙二,你怎么回事啊,小爷我拦你你都敢走神,你是不是看不起本少爷?啊?你回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放心,我不是唐昊,我没有暴力倾向……”

满场跑了那么久,孙翔都累了,这货还有力气说话。

唐昊揽着孙翔的脖子,“诶,你跟周泽楷那么熟?他怎么看咱们班打球?”

孙翔嘿嘿一笑,“没准是看上翔哥了!”

直男如唐昊居然第一时间破口大骂,只是抬肘压在孙翔的肩膀上,轻轻捏着他打了耳洞的那个耳垂若有所思,“说不定呢,你看他,站在女人堆里一点违和感都无。”

刚才孙翔脑子里都是周泽楷,眼睛里也都是他,听见唐昊这样说他才把视线放远看见了全景。

周泽楷是被原本看三班打篮球的那些女孩子们簇拥着,女孩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找他说话,周泽楷一律用笑回答。

给孙翔的感觉就是一个抱着五三的老和尚,被一群狐狸精骚扰勾引还是一心向佛。

“我觉得很有违和感啊”孙翔笑说。

周泽楷长的高,在女孩子堆里算是鹤立鸡群,他长的又好看,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像是无时无刻都带着抖音或者美图秀秀里的美颜和滤镜,被那些平平常常的女孩子烘托成了神颜。

唐昊嗤笑了一声。

孙翔带着球跑回自家篮筐的时候,对周泽楷道,“周泽楷,你别站在这,球砸到你就不好了。”

周泽楷弯着唇角,面颊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窝,“没事。”

孙翔跑过来的时候,他可以幻想成是跑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