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安温离男神就行

挖坑不填,能写多少算多少

你们可以在晋江找一下:

《论破镜重圆为何如此困难》

我写的……嗯,还没有封面
嗯……多看一下吧

今晚夜色真美

  军训有感#

  周翔#

  周泽楷第一次见孙翔是在大一军训,周泽楷坐在操场边沿上,坐在小马扎上,支着画板画那天格外湛蓝的天空,也许是那天的蓝天白云太过好看,以至于孙翔出现在他面前时,整个画面都是美好且让他记忆深刻的。

  那天是大一军训的第一天,孙翔那个班听完讲话后,被带队带到操场边上,树叶茂盛,但是由于背光,影子全都到了对面,孙翔立正向右转之后与周泽楷的画板相隔不超过一米。

  那天的孙翔穿着学校里发的劣质军训服,开学前刚染的金发全都掖在军帽里,整个人朝气蓬勃又有活力。

  周泽楷被挡住了光,有些茫然的抬头,正巧就对上了孙翔炯炯的眼睛。

  他礼貌的抿唇笑了笑,看到眼前英气的少年瞥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教官之后,快速的道了句:“你好。”

  周泽楷后知后觉的想这真是一个十分唯美的画面,那天温度不算太高,还只是初秋,墨绿色的树叶熙熙攘攘,天空湛蓝,云绵白的很,刚刚成年的少年微微低着头看向自己,脸侧的细小绒毛都渡上了层薄薄的光。

  这个画面让周泽楷过了再久,都会记忆犹新。

  孙翔休息的时候,盘腿坐在周泽楷旁边,“画的啥?”他凑过来道,“哦……画的我呀。”

  周泽楷看着自己画板上的孙翔,眼睛眨的很快,“我……”

  “兄dei~你这侵犯了我肖像权啊!”孙翔说话很有意思,那个‘dei’字,音调是上调的,不过眼角弯弯,是开玩笑,没有认真。他问,“兄dei,大二学长?”

  周泽楷点了点头,“我,叫周泽楷。”

  “我叫孙翔。”孙翔颇为积极的微昂着下巴与他交谈,“你军训的时候累吗?”

  其实时隔一年,周泽楷已经忘记了军训时候的感觉了,他舔了一下嘴角,想着孙翔的感受,点了点头,“很累。”

  孙翔十分难受的样子,五官都皱起来,他摘了军帽枕在脑后,就这那个盘腿的姿势躺下去,“真的是万恶的学校啊,咱们学校就发了一件军服,我怎么洗衣服啊,干不了根本就!”

  周泽楷顺着他说的话点头,拿起沾了蓝墨的笔往画板的天空背景上填了几笔。

  孙翔睁开眼睛,看着周泽楷画画,“优秀啊!大兄dei!我有一哥们叫唐昊,学了十年画,画的油画跟屎一样。”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给予评价。

  孙翔提议道:“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啊?”他压低声音,有种性感的沙粒质感,“特可怕。”

  “嗯。”

  “先跟你说,这是我亲身经历哈,就是我初二的时候,夏天参加夏令营,然后就爬山,但是天色晚了,然后还有雾,我们看不见路,然后我们就在山里睡觉的,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问,“什么?”

  孙翔有点紧张的舔了一下嘴巴,“晚上我起来放水,我看见……月亮,是血红的,不是白的。”

  周泽楷微笑了一下,“真是可怕。”

  晚上孙翔洗漱完要和宿舍朋友一起开黑时收到了周泽楷的微信,“月亮是红色的,可能是因为光的折射和光的散射。”

  “……啊???”

  接着就是什么角速度线速度,山上先看见太阳云云,孙翔看的很是懵逼,不过还是耐心看完。

  唐昊在微信上催他上游戏,没有收到回答,疑惑的踹踹上铺的床板,“孙翔,你干嘛呢?开黑啊。”

  孙翔道,“等我一下,我和别人说话。”

  唐昊挑眉,“谁啊?”

  “一个大二的。”

  “对象?”

  孙翔无语,“……你他妈,什么脑回路!”

  不管唐昊是什么脑回路,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的朋友关系就在短暂的军训休息时间里很快的被建立好,周泽楷会时不时的给那人买冰可乐,从自动贩卖机机拿出来后瓶身上会凝上一层白雾。

  “谢了大兄dei!”

  周泽楷倚坐在孙翔所在公寓楼下的花坛边上,他微微仰着下巴看着孙翔抬起头喝水时上下滑动的喉结。

  他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紧盯着孙翔,也慢慢的咽了口唾液。

  周泽楷发呆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时孙翔已经喝够了,茫然的看着自己。

  周泽楷弯了弯唇角,“没什么,今天月色真好。”

  孙翔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天,看黑蓝色天幕上灿如碎钻的星星。

  “对,是的,挺好的。”

  其实那天风也温柔。

  如果没有五楼的唐昊和刘小别突然探头下来喊了一句“孙翔!”这篇短文其实已经可以完结了。

  唐昊笑嘻嘻的起哄,“孙翔!又和对象玩呢!”

  孙翔立刻紧张的看了一眼周泽楷,那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是抬着头看着唐昊。

  孙翔用手背抹了把鼻翼上的汗,“别瞎扯淡!”

  唐昊嘿嘿的笑,和刘小别一块把头收回去了。

  孙翔看着周泽楷,“他们就爱瞎开玩笑。”

  周泽楷收回目光,温柔若水,“没什么,挺好的。”

  挺好的?什么挺好的?开这种玩笑挺好的?孙翔茫然,像是重新回到了初二夏令营爬山的时候,眼前全是雾,路就隐隐现现,看不明确。

  孙翔想不明白,只得重新找个话题,他期期艾艾,“今,今天夜色真美。”

  周泽楷点头,“风也温柔。”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孙翔在某次赛后采访的时候被问到了关于游戏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bug。
他先是想游戏里遇到bug怎么可能好玩,认真的想了一下啧了一声说。
“我是觉得荣耀竞技场排位赛匹配是有点bug,我前几天直播5v5的时候,应该有粉丝知道,就是匹配到那种……很没有竞技素质的人,我觉得这就很bug”
“呃……当时发生了什么嘛!”
“我开直播嘛,那个人估计也知道那个用战法的是我”孙翔拧着眉头,有点动了气,“他知道我是谁,然后他并不是我的粉丝,就比较diss我,其他几个也不是我的粉丝,我这个是那种爱憎分明的人你晓得吧。”
“……”爱憎分明是个什么修饰词?记者尴尬一笑,“知道知道”
“就是,别人对我要么特别特别喜欢我,要么就特别特别不喜欢我,当时也是怪我运气不好匹配到那么一群……”孙翔自动消了脏话,叹了口气的样子像是喷了口火,“就是他们不认真打,全程文字泡diss我,当时那场输了,赛后我发现有人举报我,举报理由是,太菜”
孙翔深吸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那个闭眼走进对方刀阵的牧师有什么脸说我菜,说我职业选手,一个人带不了他们四个……我知道四带一明星战术,还真不知道一带四是个怎么打。”
记者绞尽脑汁想怎么顺个毛,又听见孙翔道,“我当然不是一打五打不过,我是打到后期没有蓝了,竞技场又不让嗑药,我到后面就只能A,然后被团打……”
孙翔撇着嘴,“这真的是个bug,就该出个机制,叫消极比赛永久封号!”
孙翔生气了,提及这个事不开心了,因为他很了解不可能因为消极比赛出永久封号这么个机制,不然那些猥琐蹲流的就没法打了,他只是很气,气鼓鼓的,记者再问什么他都是黑着脸简短的回答了。

周翔|二爷生辰快乐

#被屏蔽的没了脾气
#ooc有,剧情需要
#翻新《戏子》
#评论加好感
孙家二爷爱听戏。
  花旦、青衣,老旦、小生,他都爱听,谁的戏他都去看,尽管自己看不懂,看见小生利索的翻了跟头就大喊一声好。
  吓的小生落地后没站稳,竟一屁股坐在的地上,众人纷纷大笑,往台,上扔瓜子儿,孙翔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也跟着起哄。
  什么都不懂,就凑热闹,从小凑到大。

余下见评论区

【周翔】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分手都是秀恩爱

关键词:下雨

孙翔那天是被宋凯的电话给吵醒的,他裹着空调被在床上滚了一圈,险些滚到地上去,晕晕乎乎的从枕头下面找到手机。
“喂……”
是宋凯快要结婚了,要他来帮忙。
孙翔说我又没结过婚,我怎么帮你?他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倦意,还有点火气,孙翔这人是有起床气的。
“提前学习一下,你跟周泽楷结婚的时候也不会太慌乱哈哈哈。”
“……”孙翔完全醒了,他坐起来,窗外晴亮的阳光洒在他光裸的皮肤上。
宋凯是周泽楷的朋友,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之前四舍五入也算是孙翔的朋友,玩的还挺好,只是现在孙翔和周泽楷分手了,他想划清界限,就连宋凯都不想搭理。
孙翔闷着声音道,“昂!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又在床上腻歪了半个小时才起床站在衣柜前头挑衣服,看app上说是要下雨,孙翔便挑了一件比较修身的黑白斜条纹的t恤,外面套一件宽松的牛仔外套,腿上裹了件深蓝色的牛仔裤,洗漱完毕挑鞋子的时候又纠结了很久,最配他今天这身衣服的是一双黑白条纹的运动鞋,但那双鞋是周泽楷送的。
孙翔烦躁的啧了一声,穿着那双鞋出了门。
天气闷热的很,真真是要下雨。
滨海城市的天气莫名其妙的反人类,但是好歹风景是好的,孙翔看着街边两旁越来越绿的阔叶植物,矮小不起眼的花也在那种绿到发光的叶间草间饱满温润的盛开起来。
孙翔到了宋凯发来的地址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地址是某个饭店,孙翔闻着饭店里好闻的香找到了包厢,一推开门就看见了周泽楷。
不得不说分手可以分的干脆,但之后牵牵扯扯却分外让人觉得藕断丝连。
就光朋友这一条,周泽楷是宋凯的朋友,孙翔也是,两个人还愁以后不相往来嘛。
孙翔一看见周泽楷就拉下脸,倒是显得周泽楷有素质,对着前任还能笑的分外好看,他站起来迎孙翔:“来了,路上热不热?”
孙翔没回话,自顾自的坐在离周泽楷较远的位置。
“诶,跟谁结婚?还是我上次见的那个吗?”
宋凯回答,“废话,我跟你说啊,我家那位不是喜欢玫瑰花嘛,我就想着结婚的时候就有两个花童带着翅膀一边吊着威压飞,一边洒花瓣……”
孙翔十分认真的听了宋凯的婚礼策划,满意的点点头,随口问道,“你能想出这个来?”
宋凯回答:“泽楷帮忙想的。”
孙翔下意识挑眉看了眼“婚礼策划师”周泽楷,那人也在看自己,目光熠熠。
“哼……”孙翔面无表情的将目光移开,“还真有艺术细胞,是不是把我们结婚的时候的策划给了宋凯啊?”
他这话不是认真的,只是带了点敌意,周泽楷却当了真,立刻坐到他旁边道,“我没有……我们的,会,会更好。”
孙翔盘着二郎腿,脚踝搭在另一条腿上,晃腿之际坏心眼的故意蹭脏了那人的裤子,他指着周泽楷的座位,“过去,你干嘛?咱俩分了!”
周泽楷拧着眉,“没,我没同意。”
“那咱现在也是在冷战!”
“我认输。”
“……”孙翔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咬着口腔里的软肉把那人推开,“滚蛋!”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孙翔是退役人士了,难免没忍住诱惑喝了点酒,孙翔醉的很快,脸上绯红一片,他攀着宋凯的肩膀,几乎要站不稳,周泽楷来扶他的时候被他推开,吃剩的骨头污了他的衣服。
孙翔说,“你,你别扶我……我跟我兄,兄弟说几句话……”他朦胧着眼睛,看到周泽楷的衣服上脏了,又果断推开宋凯扑到了周泽楷的怀里,“你衣服脏,脏了……我回去给你洗。”
周泽楷有洁癖。
他揽着周泽楷的脖子,“宋凯,你,你要结婚了,你……你注意点,以后就是,是……”他说着话,声音突然哽咽了。
周泽楷顺着他的脊梁抚摸,孙翔好瘦,微微弯着腰便突起一串骨感的窝,那是春天的叶,夏天的花,秋天的果,冬天的枝,那是周泽楷来到这世上28年,独一无二的,属于他的孙翔。
他问,“是什么?”
孙翔说:“以后那就是,一,一辈子了……我跟周泽楷,你别看我,我平时光骂他,我可爱他了,我俩……什么时候能结婚呢。”
孙翔一点都不清醒,面上绯红一片,说话时口齿都十分不清晰,但周泽楷还是轻易的被感动了,眼角都泛红。
“我妈现在天天催我……天天让我,让我跟周泽楷分,我……我不想分,我妈让我找个女的……”孙翔打了个泪嗝,他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骨头,软在周泽楷身上,“我想跟周泽楷结婚。”
结了账出门时才发现外面已经下雨了,噼里啪啦,总算是扫清了好几天的闷热。
周泽楷怀里的孙翔被凉气一吹,清醒了一些,看清了现在是什么体位,脸又红了红,把人推开,自己踉跄着往后了几下,踩在柏油路上,积水弄湿了他的鞋子表面。
“要不要脸,我让你抱我了?!”
周泽楷从服务员小姐那接过伞,撑开之后挡在那人头上,“孙翔……”
那人红着一双眼睛看他,“干嘛?”
周泽楷向前走了半步,两个人距离近在咫尺,他的温热呼吸甚至能够洒到孙翔的脸上,周泽楷低着声音,“我想你了。”
想你想的不得了。

周翔|冲突6

“诶?你爸妈呢?怎么不在家?”

孙翔话音刚落,就见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十分漂亮美艳的女人和脸大脖子粗的矮小男人。

两个人都像喝了酒,女人醉的很厉害,走起路来都十分漂浮,脸上的妆晕的很厉害,一时间看不出来是马赛克还是跳大神,但她依然漂亮,风尘落魄的漂亮。

男人喝的不多,只是酒气上了脸,他半拖半扶着女人,对周泽楷道:“小楷,帮一下。”

待两人把醉酒的女人抱回卧室,周泽楷才给男人介绍孙翔,“这是我……朋友。”

男人抬手擦了擦汗,“哦,你好,我是小楷的……”他抬眼看了看周泽楷,后者脸上没什么表情,垂着眼眸,有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男人继续道,“小楷的叔叔。”

孙翔点头,“叔叔好,我今天来他家借宿一晚上。”

男人倒是十分好客,“没事没事,随便玩。”

男人不好意思的腼腆笑,“那个……我去洗个澡哈,你们随便玩,随便玩!”

孙翔笑着看那人走进卧室之后才撇着嘴道,“这不是你叔吧!怎么去你妈的房间?”

“那人是你妈妈么?我觉得你和她长的很像。”孙翔又问。

周泽楷不可置否,他回答,“那个人……是我后爸。”

说完之后他便十分紧张的看着孙翔,他很害怕孙翔会有反感的反应,他紧盯着孙翔,不放过那人每一分表情。

后者若有所思,“哦……”之后便不再关注别人家的伦理,扑到电脑前面去看荣耀下完没有。

周泽楷叹了口气,道:“我去洗澡。”

花洒的水扑到少年的脸上,周泽楷扬着脖子,将头发全都顺到后面去,他大口着喘气,但是还是有种窒息的错觉。

别看现在周泽楷是富二代风光的很,其实他也过过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不过,那也是他很小的时候了。

大约是八九岁的时候,他忍耐了一个暑假的父母吵架,父母打架,父亲吸毒的混乱时光,临上学的前一天,他问他爸要高达三百块钱的学校住宿费,被他爸一个耳光扫了过来,他爸说:“要钱?!跟你那个婊|子妈去要!狗日的,他妈的天天往我头上扣绿帽子,老子还给他养儿子!”

那个时候周泽楷真的太小了,一下子就被打蒙了,眼内里蒙了薄薄的水,但是他没有哭,他只是默默的离开了,临走时顺走了他爸卖了房子换来的三盒注射液,蹲在排污水道旁边,用砖头砸开玻璃管上端,一盒一盒的将它们倒下去。

他妈晚上回家,看到儿子脸上的巴掌印心里了然,又看着他爸爸疯狂翻找毒/品的样子,这个女人咬着用劣质口红涂满的下唇,弯腰抱起周泽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泽楷的母亲是银行职员,后来才兼职做了有钱大亨的小三。

那段回忆真的太久远,远的虚假,但它又十分真实的存在于周泽楷的回忆长河里。

他害怕让孙翔知道,他害怕孙翔看不起他。

他只是后悔今天把孙翔带回家了。

周泽楷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裹着浴袍出去的时候孙翔仿佛等了他很久。

“你怎么才洗完,快来快来,轮回的张益伟对嘉世,张益伟用神枪,你学着点!”

民国三年,等不来一场雨,
孙翔这辈子等不来一个魏琛说我爱你

周翔|冲突5

孙翔玩游戏要比做任何事情都要专心。

周泽楷也在玩游戏,但是他是第一次,刷副本过剧情时没办法快进,他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文字背景加载完之后点一下鼠标,等待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歪头看了眼孙翔。

孙翔黑的通亮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眼瞳里映出光怪陆离的光影特效来,他即使是玩游戏,脊背也是挺直的,他的侧脸很漂亮,额头鼻梁和嘴唇之间连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他玩游戏不怎么说话,只有在游戏即将结束或者正在结束之际说一句“nice!”或者骂句脏话……骂一连串脏话。

周泽楷看了他那么久,他都没有什么反应,周泽楷讪讪的转过头来,操作着一枪穿云接新任务,满屏幕找信封的时候猛然听到孙翔叫了一句:“周泽楷!”

“诶!”周泽楷凑过去,眼睛发亮,“怎么?”

孙翔说:“我饿了,定外卖。”

说话时抬了抬下巴,指着他反放在桌面上,贴了一叶之秋贴画的手机。

周泽楷后知后觉已经是快七点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他们已经在一张椅子上坐了将近十个小时了,周泽楷还起来上了几次厕所,孙翔却连屁股都没抬一下。

“哇……”佩服。

孙翔放开鼠标和键盘,伸着懒腰之际放松自己僵直的手指,“啊……荣耀是不是调掉率了,我一天了都没爆出炽羽套的戒指!”

一枪穿云才二十几级,炽羽套那是65级狂剑士的专属套装,周泽楷哪知道,只知道顺着他说的点头。

周泽楷想,“为什么不充钱啊?”

孙翔扭过脸去瞪他,“没钱!”

周泽楷想,你刚买的aj。

又回到吃饭的那个问题,没钱充游戏有钱买aj的少年催促:“快点啊,我有个app的新客红包还没用!”

另一个少年提议:“去我家吃吧,很近。”

孙翔瞥他一眼,“不去。”原来他是通校生啊,怪不得说打耳洞就打耳洞,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那人耳朵上的黑色钻石耳钉,心想唐昊那条傻狗非要他让周泽楷把耳钉取下来,他怎么开口啊!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的纠结,他咬着下唇支吾道,“我家的电脑……”

“怎么?”

“……是玩家国度荣耀版i7”

孙翔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整个人处于一种不可置信的惊喜之中他道:“七万块钱的那个限量游戏本?”

这款电脑是过年的时候,荣耀公司联动玩家国度厂家出的限量版游戏本,内存大,cpu处理快,是优秀游戏本的标配,最重要的是将荣耀读卡器巧妙的安置到了电脑内部,还是限量1999台,官网上标价6999,但其实已经炒到十万不止了。

孙翔对周泽楷另眼相看,“没想到您还是个富二代?”

周泽楷也惊了一下,那电脑是他后爸买来讨好他的,他也不知道居然这么贵,而且他也没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

……废话,你平时只用小猿0题,猿0库之类的,哪能知道游戏本的妙处所在。

孙翔兴冲冲的跟着周泽楷去了他家,打开荣耀限量版游戏本之后看到桌面上了了几个软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周泽楷心都卡在了嗓子眼,“怎么?!”

孙翔摇头,“没事”然后给他安装了一个荣耀和荣耀盒子及荣耀论坛。

周泽楷给他拿了水果和饮料,极尽地主之谊,同时绞尽脑汁找话题,值得一提的是,周泽楷是一个极其话少甚至社恐的人,他甚少说话,跟别人独处的时候能安静很长时间,主动找话题,还是他人生第一次。

他问孙翔:“你好像……很喜欢,玩游戏?”

孙翔点头,“可不是嘛。”他指着自己胸口上别的一叶之秋的胸牌,平日里他会别在校服的领口处,“我会比他还厉害。”

“哦哦,真棒。”你跟个q版人物比什么?

周泽楷不解。

荣耀占内存不少,下载也需要不少时间,孙翔懒得等,索性站起来打量周泽楷家。

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家境,独立的二百多平别墅,装修华丽,还有一个很大的白色钢琴,孙翔走出周泽楷卧室,看着客厅天花板上的晶莹吊灯。

“诶?你爸妈呢?怎么不在家?”


周翔|冲突4

“二楼c区36,37玩的开心。”网管小哥递给孙翔一瓶饮料,如此道。

孙翔点点头,接过水来,一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应着,坐在36号电脑后面摁开主机,也顺便给周泽楷的打开。

“他们……”周泽楷道。

“嗯?”

“好像,都认识你。”

孙翔有精神了,调整了一下角度正面对着周泽楷,“来来来我跟你说,说来话长。”

前段时间,也是放假的时候,他同样也没有回家,整天泡在网吧里,正中午的时候,他刚订了外卖,就听见楼下楼下喧哗的很,他疑惑的下去看,原来是另一家网吧的老板带着人来踢馆子,倒不是说线下PK,是宏泰网吧找荣耀技术比较高的人与对方打自由竞技场,不开修正是因为比的不光是技术,还是比的各自的装备。

孙翔下去看的时候正好是宏泰网吧连输了五局,另一家网吧叫嚣的厉害,问有没有更厉害的了。

孙翔回二楼拔卡,气哄哄的跑下去,小爷来试试。

“周泽楷你知道吗!我当时才59级,我跟他们有11级的等级差距!他们那群傻逼还笑话我没去神之领域!我们就去第六区开的jjc,你猜后来怎么着?”

周泽楷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时候的孙翔——耀眼又闪亮,骄傲且美好。

他呆呆的,“猜不到诶……”

孙翔学着他的样子,“猜不到诶……我跟你说!他们来了一共四个人!我,59级!一挑四!”

孙翔直接就跳起来了,“你知道什么叫一挑四嘛!我一条命把他们四个人都打死了,最后我还剩了七个血。”

周泽楷又不玩游戏,哪能知道他的炸点在哪啊,只是也被孙翔感染了那种开心的情绪,自己眼里也噙着笑,“这么好啊。”

“而且我是狂剑嘛,我一开始卖血,不然我一定留的血更多!”

“这么好啊。”

孙翔甩了甩鼠标,“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你又不懂。”

周泽楷嘟着嘴说,“你跟我说,我就知道。”

孙翔挑了挑眉毛,插卡进了游戏,去接神之挑战,缓冲的时候戴上了耳机,“你又不玩荣耀,你光知道学习。”

学生学习还不对了……周泽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他坚持自己的原则,又不愿意和孙翔的观点起任何冲突,不过学习之余玩点游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他小心的戳了戳孙翔的胳膊,“那你……教我玩?”

孙翔嘿嘿的笑,有一种得逞的样子,他摁着叫网管的按钮,“来张第六区的账号卡!”

他问周泽楷,“你喜欢玩什么?近程还是远程?”

“……什么?”

“……”孙翔哼道,“你看,我就说你不懂吧!”

“那就,你帮我做决定吧。”

卡送来了,是二十级待转职的卡,孙翔带着新卡去了转职区,思考之余装模作样的教育周泽楷,“你说,我给你做决定,我能给你做一辈子决定吗?你还得独立啊我的楷。”

十七岁的少年红了红脸,整个人处于一种青涩的羞涩中,他轻咬着口腔内侧的一小块软肉,笑着想,你如果想的话,好啊。

孙翔给他选了个枪系的神枪手,他和唐昊刘小别都是近程,一起打副本的时候凑不出来正经队,总得跟随机加个不认识的人,那人强不强还不一定,不管出了什么奖励都得按流程roll 点,刷起副本来效率很低。

以至于孙翔唐昊他们身上花花绿绿的,一套紫装都凑不齐,更别说橙装了。

转好职,他问周泽楷,“换个名字吗?现在的名儿叫……噗,爷傲灬你奈何,哈哈哈哈,好沙雕,要不别换了。”

周泽楷摇头,“要换。”

“那换成什么?”

周泽楷正思考着,不过他思考的也不专心,他只是陶醉于和孙翔此时聊天说话的和谐气氛。

他刚要说话,听见QQ的特殊关心响了一下,孙翔的注意力瞬间就回他自己的电脑上去了。

是唐昊,问他现在在哪,在干嘛。

孙翔噼里啪啦的打字。

周泽楷委委屈屈的,学习着操作爷傲灬你奈何去买改名卡。

也没心情寻思一个既高大上又贴合自己性格的名字,随手摁了几个字母,挑了四个还行的字,最后凑到一起,是

一枪穿云。

今天是星期六,简单的一天,却在不远的以后改变周泽楷的一辈子。

一个周翔小甜饼

一个周翔小甜饼#

孙翔和周泽楷吵架了,起因忘了,估计是点小事,于是两人冷战了,谁也不跟谁说话。
晚上两个人脱了衣服睡觉,用的是两个被子。
孙翔在QQ空间里发了条视频。
长约30秒,视频取自的是一段监控,黑白画面,男人在咖啡厅里拖地,静悄悄的,就那么拖了二十来秒,周泽楷茫然之际,突然冒出来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的鬼,仿佛是扑在那监控摄像头上一样,声音也猛然拔高,是女人惨厉的尖叫。
当时戴着入耳式耳机的周泽楷吓了一大跳,“啊!”了一声将手机扔开,扯疼了耳朵。
当时孙翔背对着他,侧躺着玩手机,听到这动静,茫然的转过身来,捡过手机一看才知道是自己惹的祸。
“卧槽,大晚上你看这个,给自己找刺激?”
楷楷害怕,楷楷委屈,楷楷不说话。
周泽楷就委屈巴巴的看着孙翔。
叫嚣着"老子再搭理你我就是你孙子!"的孙翔心一下子就软了,也不计较什么冷战什么吵架了,当时就凑过去揽着那人的肩膀,“我转发打算吓唐昊刘小别来着,他俩没看反倒你看了。”
周泽楷小声的哦了一句。你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忍住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