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安温离男神就行

挖坑不填,能写多少算多少

今晚夜色真美

  军训有感#

  周翔#

  周泽楷第一次见孙翔是在大一军训,周泽楷坐在操场边沿上,坐在小马扎上,支着画板画那天格外湛蓝的天空,也许是那天的蓝天白云太过好看,以至于孙翔出现在他面前时,整个画面都是美好且让他记忆深刻的。

  那天是大一军训的第一天,孙翔那个班听完讲话后,被带队带到操场边上,树叶茂盛,但是由于背光,影子全都到了对面,孙翔立正向右转之后与周泽楷的画板相隔不超过一米。

  那天的孙翔穿着学校里发的劣质军训服,开学前刚染的金发全都掖在军帽里,整个人朝气蓬勃又有活力。

  周泽楷被挡住了光,有些茫然的抬头,正巧就对上了孙翔炯炯的眼睛。

  他礼貌的抿唇笑了笑,看到眼前英气的少年瞥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教官之后,快速的道了句:“你好。”

  周泽楷后知后觉的想这真是一个十分唯美的画面,那天温度不算太高,还只是初秋,墨绿色的树叶熙熙攘攘,天空湛蓝,云绵白的很,刚刚成年的少年微微低着头看向自己,脸侧的细小绒毛都渡上了层薄薄的光。

  这个画面让周泽楷过了再久,都会记忆犹新。

  孙翔休息的时候,盘腿坐在周泽楷旁边,“画的啥?”他凑过来道,“哦……画的我呀。”

  周泽楷看着自己画板上的孙翔,眼睛眨的很快,“我……”

  “兄dei~你这侵犯了我肖像权啊!”孙翔说话很有意思,那个‘dei’字,音调是上调的,不过眼角弯弯,是开玩笑,没有认真。他问,“兄dei,大二学长?”

  周泽楷点了点头,“我,叫周泽楷。”

  “我叫孙翔。”孙翔颇为积极的微昂着下巴与他交谈,“你军训的时候累吗?”

  其实时隔一年,周泽楷已经忘记了军训时候的感觉了,他舔了一下嘴角,想着孙翔的感受,点了点头,“很累。”

  孙翔十分难受的样子,五官都皱起来,他摘了军帽枕在脑后,就这那个盘腿的姿势躺下去,“真的是万恶的学校啊,咱们学校就发了一件军服,我怎么洗衣服啊,干不了根本就!”

  周泽楷顺着他说的话点头,拿起沾了蓝墨的笔往画板的天空背景上填了几笔。

  孙翔睁开眼睛,看着周泽楷画画,“优秀啊!大兄dei!我有一哥们叫唐昊,学了十年画,画的油画跟屎一样。”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给予评价。

  孙翔提议道:“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啊?”他压低声音,有种性感的沙粒质感,“特可怕。”

  “嗯。”

  “先跟你说,这是我亲身经历哈,就是我初二的时候,夏天参加夏令营,然后就爬山,但是天色晚了,然后还有雾,我们看不见路,然后我们就在山里睡觉的,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问,“什么?”

  孙翔有点紧张的舔了一下嘴巴,“晚上我起来放水,我看见……月亮,是血红的,不是白的。”

  周泽楷微笑了一下,“真是可怕。”

  晚上孙翔洗漱完要和宿舍朋友一起开黑时收到了周泽楷的微信,“月亮是红色的,可能是因为光的折射和光的散射。”

  “……啊???”

  接着就是什么角速度线速度,山上先看见太阳云云,孙翔看的很是懵逼,不过还是耐心看完。

  唐昊在微信上催他上游戏,没有收到回答,疑惑的踹踹上铺的床板,“孙翔,你干嘛呢?开黑啊。”

  孙翔道,“等我一下,我和别人说话。”

  唐昊挑眉,“谁啊?”

  “一个大二的。”

  “对象?”

  孙翔无语,“……你他妈,什么脑回路!”

  不管唐昊是什么脑回路,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的朋友关系就在短暂的军训休息时间里很快的被建立好,周泽楷会时不时的给那人买冰可乐,从自动贩卖机机拿出来后瓶身上会凝上一层白雾。

  “谢了大兄dei!”

  周泽楷倚坐在孙翔所在公寓楼下的花坛边上,他微微仰着下巴看着孙翔抬起头喝水时上下滑动的喉结。

  他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紧盯着孙翔,也慢慢的咽了口唾液。

  周泽楷发呆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时孙翔已经喝够了,茫然的看着自己。

  周泽楷弯了弯唇角,“没什么,今天月色真好。”

  孙翔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天,看黑蓝色天幕上灿如碎钻的星星。

  “对,是的,挺好的。”

  其实那天风也温柔。

  如果没有五楼的唐昊和刘小别突然探头下来喊了一句“孙翔!”这篇短文其实已经可以完结了。

  唐昊笑嘻嘻的起哄,“孙翔!又和对象玩呢!”

  孙翔立刻紧张的看了一眼周泽楷,那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是抬着头看着唐昊。

  孙翔用手背抹了把鼻翼上的汗,“别瞎扯淡!”

  唐昊嘿嘿的笑,和刘小别一块把头收回去了。

  孙翔看着周泽楷,“他们就爱瞎开玩笑。”

  周泽楷收回目光,温柔若水,“没什么,挺好的。”

  挺好的?什么挺好的?开这种玩笑挺好的?孙翔茫然,像是重新回到了初二夏令营爬山的时候,眼前全是雾,路就隐隐现现,看不明确。

  孙翔想不明白,只得重新找个话题,他期期艾艾,“今,今天夜色真美。”

  周泽楷点头,“风也温柔。”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