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安温离男神就行

挖坑不填,能写多少算多少

周翔|冲突6

“诶?你爸妈呢?怎么不在家?”

孙翔话音刚落,就见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十分漂亮美艳的女人和脸大脖子粗的矮小男人。

两个人都像喝了酒,女人醉的很厉害,走起路来都十分漂浮,脸上的妆晕的很厉害,一时间看不出来是马赛克还是跳大神,但她依然漂亮,风尘落魄的漂亮。

男人喝的不多,只是酒气上了脸,他半拖半扶着女人,对周泽楷道:“小楷,帮一下。”

待两人把醉酒的女人抱回卧室,周泽楷才给男人介绍孙翔,“这是我……朋友。”

男人抬手擦了擦汗,“哦,你好,我是小楷的……”他抬眼看了看周泽楷,后者脸上没什么表情,垂着眼眸,有种与世隔绝的疏离感。男人继续道,“小楷的叔叔。”

孙翔点头,“叔叔好,我今天来他家借宿一晚上。”

男人倒是十分好客,“没事没事,随便玩。”

男人不好意思的腼腆笑,“那个……我去洗个澡哈,你们随便玩,随便玩!”

孙翔笑着看那人走进卧室之后才撇着嘴道,“这不是你叔吧!怎么去你妈的房间?”

“那人是你妈妈么?我觉得你和她长的很像。”孙翔又问。

周泽楷不可置否,他回答,“那个人……是我后爸。”

说完之后他便十分紧张的看着孙翔,他很害怕孙翔会有反感的反应,他紧盯着孙翔,不放过那人每一分表情。

后者若有所思,“哦……”之后便不再关注别人家的伦理,扑到电脑前面去看荣耀下完没有。

周泽楷叹了口气,道:“我去洗澡。”

花洒的水扑到少年的脸上,周泽楷扬着脖子,将头发全都顺到后面去,他大口着喘气,但是还是有种窒息的错觉。

别看现在周泽楷是富二代风光的很,其实他也过过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不过,那也是他很小的时候了。

大约是八九岁的时候,他忍耐了一个暑假的父母吵架,父母打架,父亲吸毒的混乱时光,临上学的前一天,他问他爸要高达三百块钱的学校住宿费,被他爸一个耳光扫了过来,他爸说:“要钱?!跟你那个婊|子妈去要!狗日的,他妈的天天往我头上扣绿帽子,老子还给他养儿子!”

那个时候周泽楷真的太小了,一下子就被打蒙了,眼内里蒙了薄薄的水,但是他没有哭,他只是默默的离开了,临走时顺走了他爸卖了房子换来的三盒注射液,蹲在排污水道旁边,用砖头砸开玻璃管上端,一盒一盒的将它们倒下去。

他妈晚上回家,看到儿子脸上的巴掌印心里了然,又看着他爸爸疯狂翻找毒/品的样子,这个女人咬着用劣质口红涂满的下唇,弯腰抱起周泽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泽楷的母亲是银行职员,后来才兼职做了有钱大亨的小三。

那段回忆真的太久远,远的虚假,但它又十分真实的存在于周泽楷的回忆长河里。

他害怕让孙翔知道,他害怕孙翔看不起他。

他只是后悔今天把孙翔带回家了。

周泽楷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裹着浴袍出去的时候孙翔仿佛等了他很久。

“你怎么才洗完,快来快来,轮回的张益伟对嘉世,张益伟用神枪,你学着点!”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