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安温离男神就行

挖坑不填,能写多少算多少

【周翔】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分手都是秀恩爱

关键词:下雨

孙翔那天是被宋凯的电话给吵醒的,他裹着空调被在床上滚了一圈,险些滚到地上去,晕晕乎乎的从枕头下面找到手机。
“喂……”
是宋凯快要结婚了,要他来帮忙。
孙翔说我又没结过婚,我怎么帮你?他声音里带着很浓重的倦意,还有点火气,孙翔这人是有起床气的。
“提前学习一下,你跟周泽楷结婚的时候也不会太慌乱哈哈哈。”
“……”孙翔完全醒了,他坐起来,窗外晴亮的阳光洒在他光裸的皮肤上。
宋凯是周泽楷的朋友,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之前四舍五入也算是孙翔的朋友,玩的还挺好,只是现在孙翔和周泽楷分手了,他想划清界限,就连宋凯都不想搭理。
孙翔闷着声音道,“昂!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又在床上腻歪了半个小时才起床站在衣柜前头挑衣服,看app上说是要下雨,孙翔便挑了一件比较修身的黑白斜条纹的t恤,外面套一件宽松的牛仔外套,腿上裹了件深蓝色的牛仔裤,洗漱完毕挑鞋子的时候又纠结了很久,最配他今天这身衣服的是一双黑白条纹的运动鞋,但那双鞋是周泽楷送的。
孙翔烦躁的啧了一声,穿着那双鞋出了门。
天气闷热的很,真真是要下雨。
滨海城市的天气莫名其妙的反人类,但是好歹风景是好的,孙翔看着街边两旁越来越绿的阔叶植物,矮小不起眼的花也在那种绿到发光的叶间草间饱满温润的盛开起来。
孙翔到了宋凯发来的地址时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地址是某个饭店,孙翔闻着饭店里好闻的香找到了包厢,一推开门就看见了周泽楷。
不得不说分手可以分的干脆,但之后牵牵扯扯却分外让人觉得藕断丝连。
就光朋友这一条,周泽楷是宋凯的朋友,孙翔也是,两个人还愁以后不相往来嘛。
孙翔一看见周泽楷就拉下脸,倒是显得周泽楷有素质,对着前任还能笑的分外好看,他站起来迎孙翔:“来了,路上热不热?”
孙翔没回话,自顾自的坐在离周泽楷较远的位置。
“诶,跟谁结婚?还是我上次见的那个吗?”
宋凯回答,“废话,我跟你说啊,我家那位不是喜欢玫瑰花嘛,我就想着结婚的时候就有两个花童带着翅膀一边吊着威压飞,一边洒花瓣……”
孙翔十分认真的听了宋凯的婚礼策划,满意的点点头,随口问道,“你能想出这个来?”
宋凯回答:“泽楷帮忙想的。”
孙翔下意识挑眉看了眼“婚礼策划师”周泽楷,那人也在看自己,目光熠熠。
“哼……”孙翔面无表情的将目光移开,“还真有艺术细胞,是不是把我们结婚的时候的策划给了宋凯啊?”
他这话不是认真的,只是带了点敌意,周泽楷却当了真,立刻坐到他旁边道,“我没有……我们的,会,会更好。”
孙翔盘着二郎腿,脚踝搭在另一条腿上,晃腿之际坏心眼的故意蹭脏了那人的裤子,他指着周泽楷的座位,“过去,你干嘛?咱俩分了!”
周泽楷拧着眉,“没,我没同意。”
“那咱现在也是在冷战!”
“我认输。”
“……”孙翔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咬着口腔里的软肉把那人推开,“滚蛋!”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孙翔是退役人士了,难免没忍住诱惑喝了点酒,孙翔醉的很快,脸上绯红一片,他攀着宋凯的肩膀,几乎要站不稳,周泽楷来扶他的时候被他推开,吃剩的骨头污了他的衣服。
孙翔说,“你,你别扶我……我跟我兄,兄弟说几句话……”他朦胧着眼睛,看到周泽楷的衣服上脏了,又果断推开宋凯扑到了周泽楷的怀里,“你衣服脏,脏了……我回去给你洗。”
周泽楷有洁癖。
他揽着周泽楷的脖子,“宋凯,你,你要结婚了,你……你注意点,以后就是,是……”他说着话,声音突然哽咽了。
周泽楷顺着他的脊梁抚摸,孙翔好瘦,微微弯着腰便突起一串骨感的窝,那是春天的叶,夏天的花,秋天的果,冬天的枝,那是周泽楷来到这世上28年,独一无二的,属于他的孙翔。
他问,“是什么?”
孙翔说:“以后那就是,一,一辈子了……我跟周泽楷,你别看我,我平时光骂他,我可爱他了,我俩……什么时候能结婚呢。”
孙翔一点都不清醒,面上绯红一片,说话时口齿都十分不清晰,但周泽楷还是轻易的被感动了,眼角都泛红。
“我妈现在天天催我……天天让我,让我跟周泽楷分,我……我不想分,我妈让我找个女的……”孙翔打了个泪嗝,他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骨头,软在周泽楷身上,“我想跟周泽楷结婚。”
结了账出门时才发现外面已经下雨了,噼里啪啦,总算是扫清了好几天的闷热。
周泽楷怀里的孙翔被凉气一吹,清醒了一些,看清了现在是什么体位,脸又红了红,把人推开,自己踉跄着往后了几下,踩在柏油路上,积水弄湿了他的鞋子表面。
“要不要脸,我让你抱我了?!”
周泽楷从服务员小姐那接过伞,撑开之后挡在那人头上,“孙翔……”
那人红着一双眼睛看他,“干嘛?”
周泽楷向前走了半步,两个人距离近在咫尺,他的温热呼吸甚至能够洒到孙翔的脸上,周泽楷低着声音,“我想你了。”
想你想的不得了。

评论(14)

热度(109)